客户:时不我待:3 年 15 家门店始终保持创新的 24 小时
解决方案:

  今天要和大家介绍的,是一家创立于上海本土的 24 小时自习馆品牌:时不我待自习馆(下文简称 时不我待 )。它创立于 2018 年 4 月 23 日(世界读书日),目前它已是一个拥有 15 家门店,已形成连锁化的自习馆品牌。

  不仅如此,团队通过实践,探索出了一套中台托管模式,朝着未来 不止于空间产品 ,深耕 学习 场景,挖掘更大的学习服务市场。

  在三年里,时不我待积累了全市近 10 万个空间服务使用者,10% 为专注学习的自习馆重度用户,很多人在这里度过了自己一段重要的人生之路。

  我们想借此篇《对话主理人》,和大家聊一聊自习馆这门生意,以及一间小小的自习格子,如何影响着一批渴望专注和不断突破的人们。

  也许到目前为止,看到这篇文章的人,都还没进过一家付费自习室,更是不太能想象到为什么要为 空间学习 买单?

  在我们的认知里,学习是在学校和家里的事,在校园里,有自习室和图书馆;进入社会后,学习的频次明显减少,很多人会选择在咖啡馆或书店办公。

  而付费共享自习室的土壤产生,很大一个原因,就是源于国内的公共学习资源的不足。有数据显示,2017 年中国只有 3166 个公共图书馆,平均每 44 万人共用一个图书馆(对比美国的数据,各类图书馆 12 万个,相当于平均每 2500 人就有一个图书馆,公共图书馆 1.25 万个)。

  因就业压力等 内卷 问题,年轻人面对越来越不确定的外部环境,放大了他们自我提升意愿与行动,各行业考证需求的逐步攀升,为城市里付费自习室发展提供了更多可能性。

  有趣的是,从中国第一家自习馆出现至今,始终还没有一个绝对的 领头羊 出现,尽管自习室的数量逐年上升,但大部分进入者,都还是抱着赚点小钱的 副业 心态。

  投资一家自习馆,成本不高,进入门槛低,很多人以为开家自习馆 很省事 ,不用太花心思,硬装、预约系统做一做,就能赚钱了。大有当年一大批人 加盟做奶茶 的感觉。

  实体商业最大的投入,在于后期运营。没有哪个领域是前期投入好,后面就坐等收获的;进入者们往往没有实体运营经验,面对一大堆错综复杂的问题接踵而至时,并不知道该怎么办,单店运营无法标准化的话,商业效应就很难体现。这也是目前散户型自习馆的普遍问题。

  尽管看起来城市里的自习馆越开越多,但行业的模式始终还停留在 1.0 的版本:简易的预约订座系统,格子间,根据不同位置划分座位定价。

  就是这么一个看起来发展缓慢,大部分人只想搞副业挣点小钱的市场,却能出现一个真心想帮助用户提升学习效率的创业者,因为有这个简单的初心,也推动着这个创始人带着团队勇往直前。

  当时促使她萌生做自习室的想法,是因为自己无法找到让自己静下心来的空间学习。在家效率很低,而咖啡馆和公共图书馆挺不方便。如果有一个地方,她提供足够安全舒适的环境,营造出具有沉浸专注的场域,也许会激发一个人的学习效率和潜能。

  Real 认为,用户对付费自习馆最大的需求,一定是 场域 :是安静的,不被打扰的,需要为用户提供集中学习的环境和氛围。

  于是,在四平馆里,除了常规类的空间之外,团队还推出了 小白屋 和 小黑屋 ,让用户获得不同场所带来的学习体验。这种定制化的空间服务,也是让很多用户会喜欢上时不我待的最大亮点。此后,又在新馆里逐步推出景观位、独处间、2 人研习室、小型会议室等不同的座位选择。

  上海是一个商业氛围相当成熟的城市,时不我待几乎没有花太多投入在用户教育和市场推广上,这个城市有大量愿意为学习服务买单的群体,他们有着相似的需求共性:为了让自己更专注地工作或学习。Real 相信,只要产品足够好,自然会赢得用户青睐。

  有一个自由职业者,把隔间当成自己的工作间,在使用自习馆同时,逐渐提升自己的工作效率,并养成了早起的习惯;

  有一个用户,会专门来到时不我待听《得到》课程,只为自己能更专注地输入和吸收。

  在自习室出现以前,市面上已经存在了非常多愿意为空间付费的现象,比如咖啡馆、麦当劳肯德基这样的快餐店;甚至还有人愿意为备考租房、住酒店,短时间内达成既定目标诉求。所以,为空间买单的金额,远不止一杯咖啡那么简单。

  三年来,时不我待已经从 1 人模式,到今天拥有 20 多个全职员工的团队,设立营运部、客服部、营销部、技术部、产品部、人事部、财务部等专项部门,另有来自各领域合作外脑顾问近 10 人 / 机构。

  时不我待在持续和用户深入调研访谈之后,他们挖掘出了核心用户深层次的需求:自我能力提升和学习效率提升。当洞察到这个痛点后,Real 和团队就开始从服务体验上做更细致的设计与升级。

  学习是非常累的,就像是健身一样,在她坚持不下去的时候,我们怎么更好地陪伴他们,让他们不觉得孤单。Real 说道。

  在时不我待创立初期,Real 就有一个塑造虚拟人物的想法,ta 用来替代创始人,从用户需求出发,增进和用户的连接。于是, 小时 的虚拟人物应运而生,它成为了陪伴用户成长和学习的核心角色。

  对于 小时 这个角色,并不能用单纯的客服来定义。在设计小时这个形象时,团队认为 ta 是暖心的、治愈的、也偶尔调皮,当用户需要什么,小时就能提供个性化的服务。学习这件事本身非常乏味枯燥,而 小时 却能与用户建立深深的情感连接,让用户感觉 独而不孤 ,独处不被干扰,却在这个空间内时刻被关注到。

  为了保持对用户的敏锐度,Real 也一直在想方设法挤出时间 上自习 ,和用户一起泡自习馆,把自己当成用户体验新产品,周期性地与用户们开展工作坊,带领会员们一起晨起早读、组织输出者脱口秀大会等等。这样贴近用户的方式,能够让 Real 和团队快速接收来自用户的声音,持续改进产品。

  今年上半年,时不我待除了日常运营和新开门店之外,还做了好多创新升级的尝试。3 月,上线 月,首个自助无人馆发布;包括以 TFer 自驱成长为主题的活动矩阵。

  时不我待就像纽带一样,通过全新的商业设计,把这些用户抓在自己手上,成为一个学习的共同体。这也是团队正在为之努力的方向。

  我们之所以有了 airbnb 版的学习空间运营模式落地,基于两个原因。一是我们始终没有把自己定位只做空间运营,而是解决用户自驱学习、学习是一种生活方式的问题;二是,当看到了行业的普遍问题,我们需要跳出来,看行业未来发展可能性,而不是陷在里面打磨。Real 说。

  针对 to B,时不我待已经开始尝试和不同同行接触,利用标准化运营,形成联合经营,实现利益最大化。

  在业务上,时不我待正在努力从 1.0 模式,迈进 2.0,到塑造自驱学习的品牌文化和基于超级中台的托管模式,近期目标,是希望能做成 airbnb 版的城市书房;若是讲得再长远一些,也许可以做成线上线下融合的学习社区。

  当然,这还有很长一段路要走,但我相信这一切计划,底层的愿景是不变的,Real 希望有朝一日能做一个:成就中国年轻人的自驱学习中心。

  我希望每一个来 TF 的朋友,也都清楚 TF 在做一件什么样的事情,他今天选择 TF 意味着什么。我也希望每一个选择加入 TF 团队的小伙伴,非常清楚来到 TF 要做一件什么样的事情,要做成什么样子,这些和自己有什么关系,只有这样才能激发一个人最大的潜能 。Real 和我们分享到。

  一个垂类的新商业空间,背后可能是一个垂类的新商业机会,这也是我们接触新商业空间,与主理人、创业者对话的目的。

  目前,纯空间的模式还未被资本关注,airbnb 模式的学习空间运营可能是资本的兴趣所在。如果要算空间的坪效,它的单平方米的效率也是极低的。但就是这样的小微型业态,在有限的物理空间里,撬动了一大批都市年轻人学习消费的需求,创造出极大的精神价值。

  随着经济发展和空间形态多样性的变化,我们相信,未来还会出现不同场景的空间服务,也会出现更多人愿意 为空间服务付费 。时不我待基于学习服务的探索,也为学习空间赋予了更多使命,带动更多的学习消费,一个垂类新商业空间也就有了更大的商业价值和社会意义。

  我们真心敬佩这些新商业的探索者,也祝福时不我待,在自我开拓的征程上,越走越远。

  「RQ 商业观察室」(id:RQmarketing)始终关注城市商业发展,致力于传播城市更新、商业创新、都市人生活方式等议题。希望与万千实体商业人连接,探索有温度的商业世界。

 
完成时间:2021-08-28  

滚球app品牌VI设计是一家实战营销型品牌VI、SI设计公司,以设计更有效的品牌形象为核心使命

更多了解请咨询:0755-83363355   http://www.nikaido-md.com     

典型案例 商业空间载体型体育服务综合体——广 滚球app布局西南 强势联展 博华成都联展之酒店与 TOP